首页 > 热点新闻 >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15章阅读_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15章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15章阅读_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15章

陪伊阁主2018-9-17 18:15:37 浏览1,023次

原创小说《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讲述了男女主左湘灵祁修平之间丰富多彩的人生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15章小说阅读,文笔成熟,内容新颖。《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精彩节选:左湘灵泡在浴桶中,感觉身子舒服了许多,只是她低头时,那日被祁修平鞭打的伤痕还未完全恢复。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15章阅读_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15章推荐指数:★★★★★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在线阅读>>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精选

左湘灵泡在浴桶中,感觉身子舒服了许多,只是她低头时,那日被祁修平鞭打的伤痕还未完全恢复,虽然已经用了极好的外伤药,仍还有些泛红的痕迹。

玲儿在外间的屏风边上问道,“王妃,还需要热水吗?”

“嗯,再给我多备一桶,我要多泡一会儿。”左湘灵应道。

听见玲儿出去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门又被人推开了。

左湘灵以为是玲儿这么快又回来了,便提高了声音,“放在门口就行,一会儿我自己……”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轮椅滚动压着地板的声响,自动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这人进门也不敲门,她一抬眼看到自己放在边上的备换衣物,那叠衣服下面藏的就是她顺手塞进去的药包。

祁文成给她的那包药粉,她打开看过一眼,里面有二三十个小药包,每一份的份量都不多。计划很明显了,就是让她每日寻机会下点药,累日积月就可以见成效。

若是祁修平再走进来些,看到那衣裳,或者是手贱翻动一下,就会看到,到时候别说解释了,以他的脾气,要自己吞了那整包的药粉都有可能。

左湘灵深深吸了口气,从浴桶里站了起来,“王爷怎么来了,妾身还在沐浴,请王爷稍等,马上就好。”

她刚准备伸手去拿衣服,就见祁修平已经转到了屏风边上,目光冷清地打量着刚从浴桶里出来的自己。仿佛他眼中看到的不是一朵出水芙蓉,而是一堆肉,一堆白花花有些刺眼的肉而已。

左湘灵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顺手就将浴巾裹在自己身上,然后一屁股坐在那衣服上面,“王爷是要看着我换衣服吗?还是王爷也想来洗一洗?”

她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在那一瞬间浴巾从她身上又滑开,缓缓落下,同时她已经完成了将衣服底下藏的药包贴着地面扔进了旁边衣柜底下这一套动作。

祁修平的眼底似乎有些光泽跳动了一下,继而又恢复了幽潭一般的平静,他转动着轮椅向外去了,“听说你傍晚时分才回来,怎么那么晚?”

“王爷是担心我的安全吗?”左湘灵趁机快速地将衣裳一件一件往身上套。

祁修平冷笑了一声,“你要是死在了外面,对本王而言,倒是一件好事。本王只是想知道,你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见了些什么人,又说了些什么话,都要仔仔细细回报来。”

“想必王爷应该派了人监视我,又何必要再问我一遍,你不怕我说假话骗你吗?”左湘灵已经从屏风后面出来了,莲步轻移,带着刚沐浴过后的清新芬芳,从后面攀着祁修平的肩。

她这个姿势有几分亲昵,但话语中又故意带了几分刺。

祁修平当然派了人跟着她,也知道她做了什么,但中间却在首饰店外将她跟丢了,似有人故布迷阵,接走了她,至于后来她去了哪儿,他确实不知道。

突然他察觉到,她在自己头顶上动着什么,他反手一伸,一捉,再猛地一扯,便将她整个人从他身后方扯到了前面来。

左湘灵惊叫了一声,跌坐在了他怀里,手上拿的是他的发簪。

“你做什么?”祁修平微含怒色,瞪着她。

她举起手里的发簪,无辜道,“只是好奇男人的发簪样式,顺便摸摸王爷的喜好。”

她的表情平静,双眼里看不出一丝惧色,难道是自己最近对她太过仁慈,所以她才没了怕意?祁修平冷哼了一声,“没我的允许,你不许碰我!还有我的东西!”

左湘灵哦了一声,乖乖伸手将发簪给他插回到发髻里。

说来也奇怪,她本该是对他有些忌惮的,但不知为何,最近看着他这张脸,越来越暖,越来越顺眼了似的。

单纯客观来说,祁修平确实是罕见的美男子,但是他总是板着一张脸,仿佛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嘴角永远是向下的。

那双眼睛最是好看,但盯着瞧时,总觉得心里发毛,他仿佛能看透人心似的。

他们俩保持着相互注视的这个姿势许久,都无人再说话,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祁修平才突然伸手把左湘灵推开,任她跌坐到地上。

他的轮椅滑到了门口,才冷冷地丢来一句,“在王府,就得守本王的规矩,何时才能出门,何时必须回来,你要记清楚!”

“是!”左湘灵坐在地板上,拖长了声音应道。

玛的,老娘又不是你养的狗,她在心里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骂道。

***

祁修平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中,虽说他跟左湘灵成亲已有一段时日,但却从来没在她那里留宿过,都是住在自己房里。

左湘灵也从未多言过什么,也从未主动提出要自己留宿。

只是最近她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得有些古怪,甚至让他觉得似乎换了一个人似的。原来的她,望着自己时,眼底不会有任何温度。

而现在似乎有了温度,他回忆起她那双眼睛,可画面却不听使唤地变到她刚刚从浴桶里出来时的样子,这便是她的计策吗?想要用身体来诱惑自己?

祁修平滑动着轮椅到了百宝柜前,转动了机关,一道暗门打开。

他从轮椅上站起身来,走进了暗门后面,随后暗门便又关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毫无痕迹。

***

左湘灵躺在自己的床上,手里拿的正是皇帝祁文成给自己的药包。

上次他给的东西,害得祁文成几乎没命,若不是自己发现得早,但这次他居然这么体贴地给了分包。很明显,是让毒药一点一点慢慢渗透,不仅不容易被祁修平发现,而且就算最后毒素在他体内达到致命的量时,自己也能撇得干净。

“他这是连后路都替我想好了?”左湘灵望着手里的东西,自嘲道。

祁文成当然不会这么好心,若真的事成,害死一个王爷的罪名,不找个替罪羊来,他又如何向满朝文武交代,如何向宫里的太后交代。

“那我到底该选谁呢?”左湘灵喃喃自语地问出这个问题,但答案早已经在她心中了。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