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闵旻戚吾尊小说_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小说阅读

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闵旻戚吾尊小说_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小说阅读

陪伊阁主2018-9-17 18:10:03 浏览42次

《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小说的男女主是闵旻戚吾尊,带您一起赏读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闵旻戚吾尊小说阅读,该书本的内容非常好,身临其境,强烈推荐。闵旻戚吾尊小说精彩节选:“闵旻啊,我们听说你病了,急得不行,今天特意回来看你的。怎么样?还烧吗?” 说着,蒋芳扬起手,想要试探闵旻额头的温度。 闵旻下意识地躲开。 蒋芳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一秒钟后,她默默地收了手。

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闵旻戚吾尊小说_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小说阅读推荐指数:★★★★★
>>《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在线阅读>>

《醉爱成瘾教授三叔坏坏坏》精选

她还未想明白,蒋芳就已经走到她的床边坐下,替她掖了掖被角。

“闵旻啊,我们听说你病了,急得不行,今天特意回来看你的。怎么样?还烧吗?”

说着,蒋芳扬起手,想要试探闵旻额头的温度。

闵旻下意识地躲开。

蒋芳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一秒钟后,她默默地收了手:“我知道你还在怪我。怪我三年前打了你。但我好歹是你妈啊,我疼你,跟疼你姐姐、你弟弟都是一样的。”

闵旻脸上虽然什么表情都没有,心里却在冷笑。

蒋芳这个母亲,可不是什么寻常的母亲。

在她眼里,家族地位是比亲情更重要的东西。要不然她也不会在连生两个女儿之后,将闵旻的性别硬说成是男的了。

在她终于生下小弟之后,她一直害怕闵旻的性别暴露给她带来麻烦,所以恨不能让闵旻消失。

现如今,除了拍马屁技术一流的大姐闵琳和从小被宠上天的小弟闵天赐,闵旻与同样不受待见的二姐闵珶都已经对蒋芳心寒。

闵旻读高中的时候就已经长住在落山,二姐闵珶更甚,高中一毕业就申请了曼彻斯特大学的全额奖学金,飞到英国去读医了,四年只回来了一次。

面对今天软言软语的蒋芳,闵旻格外警醒,她猜想蒋芳一定是在筹谋什么,否则才不会平白无故地对自己这么好。

“闵旻,你看我一听说你病了,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对了,我还给你带了补品。”蒋芳拿出一个盒子,放在闵旻腿上,“告诉妈妈,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学校里还顺利吗?你三叔对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喜欢的同学?你想说什么说什么,妈妈全都想知道。”

如果闵旻真的是一个19岁的毛头小孩,恐怕真的要被此刻蒋芳真诚的眼神给迷惑了,或不定还会留下感动的泪水。

只可惜闵旻并不是。

她一听到蒋芳的说辞,就猜到了她此行的目的。

“我大学里很顺利,三叔照顾地我很好,他有家规,不许我谈恋爱,所以我没有喜欢的人。”闵旻逐条回答。

“是吗?那太好了。”蒋芳露出慈母微笑,“你三叔是关心你,才不让你谈恋爱的。但妈妈知道,你们年轻人血气方刚的,大学怎么会不想谈恋爱呢?如果你想谈的话,妈妈支持你。”

“是吗?你支持我谈恋爱?”闵旻不经觉得好笑,“那你是让我找男人,还是找女人?”

蒋芳尴尬地干笑两下:“当然是找女孩子了,你是闵家二少爷嘛……”

“呵呵……”闵旻冷笑出声。

“闵旻,我认识一家的女孩子不错,跟你正合适。相貌也好,身材也好,还是你同校的同学。而且人家看了你的照片之后,也很喜欢。最关键的是,她母亲是逸城最有名的环保材料企业老总……”

果然……

闵旻的猜想没有错。

她一字一句地怼回去:“你是想让我找女孩子吗?可你明明知道我不是真正的男人,你不怕事情败露之后,牵扯到你吗?妈,你要不要说实话?是不是爸的公司想跟人家合作而不得,需要我出卖色相去帮忙?”

蒋芳被拆穿后,一脸的难堪。方才的慈母面相也全都没了,只剩下生气。

“闵旻你太过分了!”闵琳帮着蒋芳骂闵旻,“谁允许你跟妈这样说话的?妈是为你好你看不出来吗?”

“为我好?为我好你让我去铤而走险?如果我的性别暴露,闵家的脸面往哪搁?你又让我以何颜面生活下去?”闵旻果断推开了蒋芳的礼盒。

蒋芳起身,恢复了一贯的高傲:“好,既然你不识抬举,就当我们没来。你今年上半年花的钱太多了,下半年停你的零花。还有,你的信用卡我也会让你爸去停掉。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你瞎折腾!”

“随便!”闵旻知道这是蒋芳在惩罚自己,其实她上半年的用度全都正常。

不过,闵旻根本没在怕的,大不了跟吕一弦一起去打工嘛,怕什么!

蒋芳和闵琳摔门走了,闵旻在床上气得不行。

天下哪有这种母亲啊!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

气着气着,闵旻就开始伤心。她回想起前世母亲顾红琴对自己的爱,不禁眼眶湿润。她虽然自己身处困境,还要跟小三斗争,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职责。她从来都将女儿保护在身后,承担所有的痛苦……

“咚咚咚。”边嫂再次敲开了闵旻的门。

闵旻连忙收起情绪,逼回了眼里的泪水。

但边嫂还是看出来了。她虽然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但方才蒋芳与闵琳离开时气鼓鼓的样子,她便知道闵旻一定也在生气。

她将燕窝放在床头柜上,把纸巾盒递到闵旻面前:“二少爷,您受委屈了。”

闵旻接过纸巾盒,却没有抽纸:“受委屈的是您才对。刚才我大姐说的话难听,您别往心里去,她就是那么一个蛮横无理的人。”

边嫂看着闵旻忍着委屈还要安慰她的样子,不禁心疼:“我哪有什么委屈,就算有,二少爷您刚才能那样为我说话,我早就不生气了。”

“唉……就知道她们来没什么好事!”闵旻叹气,“到底是谁告诉她们我病了?”

“这个……我昨天听到三爷跟闵老爷子通电话来着,好像说起了您生病的事。”

“那就难怪了……”闵旻想了想,这事也怪不到戚吾尊头上,“边嫂,我怎么觉得身上愈发冷了,您帮我拿条被子来,好吗?”

“哎呀,不好!如果感觉冷的话,您可能又烧了。”边嫂连忙按住了闵旻的额头。

一瞬间,边嫂便意识到自己逾矩了,尴尬地收回手:“二少爷,对不起……我……”

“没事。”闵旻并不介意边嫂的“鲁莽”。她反倒觉得这是她发自内心的关怀,一点也不讨厌。

边嫂着急道:“您的额头好烫,我还是把李医生请来看看吧。”

这次闵旻不再逞强了,乖乖听话。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