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禁欲总裁请克制小说精彩章节_男女主郁笙商祁禹小说

禁欲总裁请克制小说精彩章节_男女主郁笙商祁禹小说

陪伊阁主2018-9-17 18:06:33 浏览56次

郁笙商祁禹小说是一部情感类题材小说,这里提供男女主郁笙商祁禹《禁欲总裁请克制》小说阅读,小说波澜起伏,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郁笙商祁禹小说精彩节选:郁笙微微侧头,朝着身旁的男人看去,“商先生,刚才谢谢你替我解围。” “不客气!”商祁禹收起手机,转头看她,“地址?” “嗯?”郁笙疑惑。 商祁禹饶有兴致地挑眉,“难道你想跟我一块回家?” “……” 郁笙望着他,他的眼眸里是淡淡的揶揄。

禁欲总裁请克制小说精彩章节_男女主郁笙商祁禹小说推荐指数:★★★★★
>>《禁欲总裁请克制》在线阅读>>

《禁欲总裁请克制》精选

陆骁寻了个理由,在半路下车,给两人腾了空间。

车内少了个人,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

郁笙微微侧头,朝着身旁的男人看去,“商先生,刚才谢谢你替我解围。”

“不客气!”商祁禹收起手机,转头看她,“地址?”

“嗯?”郁笙疑惑。

商祁禹饶有兴致地挑眉,“难道你想跟我一块回家?”

“……”

郁笙望着他,他的眼眸里是淡淡的揶揄,深邃幽远,清晰地映出她此时的窘迫。

蓦地,想起她今早才从他家离开的事,她有些尴尬地低了头,报了阮棠家的地址。

商祁禹点头,吩咐司机先送郁笙。

“搬出去了?”

“没有,我去朋友那暂时住几天。”

“搬出去是对的。房子的事,需要帮忙么?”

“商先生,我们没有那么熟吧?”郁笙微微皱眉,他的话,莫名地让她有些不舒服。

商祁禹嘴角微弯,锐利的眸子紧盯着郁笙的一双水眸,“今早你才从我家离开,还不够熟?”

男人的声音低沉含笑,郁笙被他看得脸上发烫。

她咬了下唇,不满地辩驳,“你别乱说!我是因为一诺,我并不知道那是你家。”

“有区别?”商祁禹挑了眉头,修长好看的大手抬起,随意地松了两颗扣子,“听话,趁早搬出来。”

搬出来,跟慕景珩离婚,是她一直想要的。

但是这一切,跟身旁的这个男人没有半分的关系。

男人又一次地开口道,“我不希望昨晚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郁笙却隐隐地猜到了他指的是什么。

她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锁骨上牙印的位置,被衬衫遮掩得严实。

她抿起嘴角,没再开口。

车子到了阮棠家楼下,郁笙转头看向男人侧脸,她道了谢,便打开车门下车。

回到壹号公馆时,男人的手机响起。

他一边接通了电话,一边迈动着长腿往里走去。

一接起,那边就传来了陆骁揶揄的声音,“阿禹,怎么样,跟郁姑娘有进一步吗?”

“……”

“不会吧!白白浪费我给你们制造的机会,你既然对人有意思,就主动点。没有多少女孩子喜欢闷骚!”陆骁在那端捶胸顿足,“刚才你也听到了,他们离婚是早晚的事,没有撬不动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需要我给你提供技术支持吗?”

商祁禹拧了眉头,余光扫过楼梯口,那里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影子被拉得老长。

他抬手揉了揉额头,“这件事,不用你插手!先挂了。”

商一诺小朋友见老爸打完电话,就拖着小拖鞋走到他的跟前。

白嫩嫩的小手抓住了男人的裤腿,他撇了下嘴,“老爸——”

商祁禹垂眸,看着商一诺,了然,这副样子必然是有求于他。

商一诺见自己老爸不吃自己这套,两只小爪子晃了晃他的裤腿,“老爸,你有阿笙的号码咩?”

“做什么?”商祁禹皱了眉头。

“阿笙昨晚有给我讲故事耶!我想知道美人鱼的结局。”商一诺眨了眨眼,有些担心地问,“老爸,你不会没有阿笙的号码吧?”

见自家老爸没说话,商一诺失望地撇嘴,“真的逊毙了!老爸,你这样子是追不到女孩子的!你都跟阿笙抱抱了,怎么可以没留号码呢?”

商祁禹脸色一沉,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小家伙。

“快上去,睡觉!”他冷冷地道。

语气却是不容抗拒的威严。

没要到号码,商一诺小朋友不满地嘀咕了几句然后悻悻地离开。

港城这个月份的天气不算很热,但是郁笙却有些失眠,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被噩梦吵醒。

她在床上坐起,抬手摸了摸额头,竟被吓出了一头冷汗。

郁笙下床,去了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几口,都未能平复下来。

这个梦很乱,她梦见黯淡无光的铁笼子里,狂乱挥动的肢体,其实不难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接到郁家的电话时,郁笙直接表明了慕家这边的态度。

在宁岚说过那些话后,郁笙自然不会再去问慕家借钱。

三千万的确不是小数,她跟慕景珩之间也闹得这么僵,她不想欠他的。

更何况,他们是要离婚的。

那边的郁正松听到了消息,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仍抱着希望,“阿笙,不是大伯逼你,再这样下去咱们郁氏真的要撑不住了。现在也只有慕家能帮我们一把了。”

郁笙垂着眸,“大伯,不是我不肯帮。三千万不是小数——”

郁正松也知道郁笙的为难,又说了几句,才把电话给挂了。

阮棠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刚好听见了郁笙的话,她挑挑眉,“阿笙,你那大伯问你借钱?三千万,也不想想那跟慕景珩那点关系,那个人肯借你吗?”

郁笙扯了扯嘴角,莫名的烦躁。

“你呀,就别做什么烂好人,你把钱借来给他们,到时候郁家能有你的一份?还不是都留给他们女儿的!有钱人才是最薄情的存在。”

阮棠是经历过的,知道的自然要多很多。

她嗤笑了一声,嘲讽地说,“你这些年帮着郁家做的足够还他们的养育之恩了!不用愧疚。再说了,他们不还有个女儿吗?把女儿卖了啊,不也能得到一笔钱嘛!”

阮棠知道,当初郁笙对慕景珩其实也说不上喜欢,因为愧疚,在郁家人的拾掇下,才嫁给了慕景珩。

郁家人吞了慕家当时给的彩礼钱,当时慕景珩对郁笙是真的喜欢,所以给的远超想象。

现在,她的婚后生活不如意,郁家得算上一份。

郁笙被她的话逗笑,“好了,知道了。谢谢——“

“咱们谁跟谁啊?说谢谢就太见外了!”阮棠冲着她眨眨眼。

郁家——

郁正松挂了电话后,思索着又给慕景珩打了个电话过去。

“景珩,晚上有空吗?一起来家里吃个饭,我让阿姨做你们爱吃的。”

慕景珩沉吟了片刻,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轻笑答应了下来。

“有时间,大伯,记得给阿笙打个电话,我的电话她不接。昨天发生了点小争执,她还在闹脾气!“

他的声线温柔宠溺,似乎真的是郁笙在无理取闹。

郁正松听见慕景珩的话,见有希望就松了口气,连连应了下来。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